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Q省生活 >男儿身进女厕被骂变态‧我是女生不进男厕 >

男儿身进女厕被骂变态‧我是女生不进男厕

时间:2020-07-25  阅读:711  点赞次数:169  
男儿身进女厕被骂变态‧我是女生不进男厕(槟城)从小就以男儿身女儿心成长的可可(Coco)最痛恨进男厕,因自认是女生,他坚持进女厕,结果吓坏其他女生,将他赶出来,并破口大骂他“变态人妖!”,连同学也笑他“不男不女”、“娘娘腔”,令他受尽百般屈辱。后来无论在学校或在外,遇到人有三急时他只好憋尿,尿意再急,他也绝不踏进男厕半步。儘管被嘲笑和歧视,但这无阻可可实践变身女人的梦想,5年前,他不理姐姐的痛哭反对,执意赴泰国接受变性手术,最终如愿以偿变成真正的女人,不但可以堂堂正正地走进女厕,还可大大方方穿起裙子往街上走。对他而言,既然走上变性这条路,他也就无怨无悔,与其把精神和时间耗在被讲被骂的悲伤上,倒不如想想如何赚钱来得更实际。“变性后我不再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流眼泪,人妖就人妖,不男不女又如何?有钱比较重要,努力工作好好孝顺妈妈,才是我毕生的心愿。”可可理直气壮的说。提起变性的决定,现年33岁的可可接受《》访问时说,他小时已立誓长大后要当个女人,但家人一直无法接受他想从男生变女生的愿望。2005年,他决意动变性手术的那一刻,姐姐还哭了起来,声声嚷道不想接受他将是女生的事实。为感情变性“我有16个兄弟姐妹,10个姐姐5个哥哥,我排行最小,他们都很疼爱我,但就是不能认同我是女生这个想法,姐姐到今日(週一,2月22日)还是不停在我面前嚷道:‘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我都不明白,做阿倌,变态了!’说真的,我从不怪他们,也能体谅他们的心情,我想,这是属于我自己的人生,做男做女,应该由我自己来决定。”可可坦承他是为了一段很深刻的感情才决定变性。“我和他在一起已六七年,在他的鼓励下,我终于鼓起勇气花了2万令吉,到泰国动变性手术,圆了自己一生最大的梦想。”询及手术后的感觉,他说:“痛得无法形容,还有,手术后我严重贫血,这手术可说差点要了我这条命。”赚钱最实际别问变性后的可可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这俗套的问题,他早把难堪及压力化为一股力量,让自己冲得更远,活得更好。对于自己的未来,他毫不扭怩的说:“我想出唱片,你说有可能吗?”“我从来不浪费分秒在无谓的伤心上,而是将它耗尽在如何赚钱的心思上。因为我很清楚,不管别人怎幺笑我,家人怎幺骂我,我都一定要变成女人。”“走这条路,我无怨无悔,但也很明确的看到,我不会有婚姻,也不相信感情,所以只有钱是最可靠的,如何赚更多的钱,才是我应该去烦恼的事。”同学侮辱当班长抄名被打上学的日子,矛盾的身份曾经让可可受尽不少侮辱和嘲笑。“我成绩好,被老师选为班长,但在同学眼中我一直都是‘不男不女’,他们哪会服气?结果,我就成了他们作弄的对象,他们常在羞辱我一番后再警告我,若我抄写他们的名,他们就会打我,他们不是没打过我,我很怕他们。”为少捱一顿打,可可当时很委屈地悄悄替同学把功课带回家做,边写边哭,他无奈地说:“我的童年都是这样过的。”上了中学,可可变得坚强了,他开始明白想做女人不是罪过。“我不影响任何人,只想做回自己,变性人,不是社会的罪人。”中学跑歌台秀被讚白又帅初中三时,拥有好嗓子的可可终于为自己的事业迈开了第一步,他顺利参与歌台秀,只要下课后有任何演出的机会,他一定不放过,那时的他,则是以男儿身分开始跑秀。“哈哈,说真的,我当男生时,很多人都说我帅,长得白白净净的,歌唱实力又好,在歌坛,我算是蛮吃香的。5年前,我决定变性,大家都很担心我一早打拼好的江山会就此失去,但我真的不在乎,我相信,只要我肯冲肯拼,不怕会饿死。”此外,可可最在乎、最亲密的人是他已达70多岁的老母亲。他说,过去到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努力让妈妈看到他活得很好,很充实。“我后来和男友分开后,就不再考虑婚姻,更不在乎有没有结婚,对我而言,能和妈妈永永远远地生活在一起就是最好的,还好,我一直没让她失望,我活得挺好的,也买了新车,歌唱事业做得不错,妈妈感到很安慰。”遭外劳追问卖淫价码虽然现在可以光明正大进女厕、穿裙子,但可可还是得面对形形色色的歧视眼光。比如他走在街上,就会被人问“价格”,外劳更离谱,常常开门见山问他:“小姐,要做爱吗?要多少钱?”,让他又气又无奈。他说,这就是一般大众对变性人的看法,他们总觉得变性人都是“抛身出来做的”,又或者变性人对性很随便,在大家面前没有尊严。盼变性人立好榜样“变性人要求世人给他们正常的眼光和正常的生活,但试问,很多不自爱的变性人又可否让自己生活得正常呢?”可可很希望各位变性人能立个好榜样,这样才能摆脱世人对变性人的负面印象。“算了,要怎幺看我是别人的事,但重要的是,现在的我是以可可的全新形象演出,观众都接受了,都拍手叫安哥,而我的美容美髮工作,也做得平平稳稳的,努力了这幺多年,总算有一点小小成就。”难换身份证性别弃出国变性的愿望虽达成,事业渐有了一些成绩,但最令可可遗憾及感到不便的是,身份证上仍清楚印着“男性”的字眼。“人家最爱问我,你说你是女的,拿身份证出来给我们看?不是不让他们看,但就是觉得他们不尊重我。”他说,他曾经想过要更换身份证,但听说不可能。“这要耗很多时间,还有手续费也很吃力,而且往往最终都是换不成的,所以我就不去冒这个险。”因为身份证问题,可可放弃许多出国和旅游的机会,免得节外生枝,为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身兼美容美髮唱歌3职目前,可可一人同时身兼美容师、美髮师和歌手3项工作,他在巴里文打这个小地方,算是小有名气。可可的美容事业发展得不错,但他坦言还是没本事开美容院,因此常在太平、巴里文打跑透透,有时在顾客家做,有时在自己家做,有时在太平姐姐的家做,只要有生意,多累都会接。此外,他向批发商拿一些服装来卖,并做直销赚外快,像个超人似的,只要是合法的工作又有钱赚,他都会拼一拼。“我就不信,别人不给我们机会,靠自己的双手来努力地做,会赚不到三餐,别人说我们做不到,我们越要证明给别人看。这些年来,我看了不少人的眼色和冷言冷语,但我还是走过来了,变性人的路再难走,还是有出路的。”遗憾无法出唱片他提到,会去学美容是因为在高中时发现脸上长了很多痘痘,为了爱美,他就和朋友一起去报名学美容。“我会帮人化妆、弄髮型,美髮的手艺是我无师自通,从书上学来的。”虽然事业有成,但无法出唱片一直让可可感到遗憾,他说,变性人要出唱片,好像比登天还难。身心压力大劝勿轻易变性可可在手术前并没有接受任何心理辅导,他说,他觉得他的心智很健康,心态也很正面,而非人人所说的“变态”或“不正常”。“我会动手术,只是想更坦然的面对自己,也想堂堂正正的向世人宣布:‘我已经是个女人了!’虽然我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但我总要闯过自己那一关。”不过,他还是想告诉想变性的人说:“其实,变性手术太危险了,手术后的身心痛苦和压力也是超过很多人想像的,如果能,不要去动,只要你确定自己能活得好好的。” · 2010.02.2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