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Q悦生活 >16岁的学生对大人思维的质疑:考招如何能「适性扬才」? >

16岁的学生对大人思维的质疑:考招如何能「适性扬才」?

时间:2020-08-08  阅读:553  点赞次数:275  

3月考招可能就要定案公布了,所以我决定在这之前写下我这一阵子的观察、理解与质疑,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影响什幺。

很忧心,很失望,很愤怒。但制度是大人订定的,究竟我一个16岁的人可能改变什幺吗?

文中很多是老生常谈,看了都腻的东西;然而它就是现实,再加上一些我觉得还没被正视的疑虑。

现行制度上是十二年国教,但执行101课纲,而往后将于制度及实行面上皆为十二年国教,普遍称十二年国教总纲为107课纲。

实行107课纲之后,在民国110年进大学的筛选机制变为X、Y、P。

X是类似学测的考试,学生自行选考科目别、科目数,然后大学申请入学中大学端从中选择採计最多四科(也就是说可能最后学生会乾脆五科通通考)。 Y是类似指考的考试,考科包含数学甲、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公民这七科(为什幺没有地科?),大学端採计一到两科。 P则是所谓的「学习历程」,这并不太算新增的,而是欲将这项取代现存的「备审资料/自传」。而P则是最引以为傲的设置,因为相信能更落实「适性扬才」、「弭平升学考试主义」、「深化学习」。其中P又细分成P1(高中时期的学习历程)及P2(口试与笔试),招联会倾向各佔25%。

目前时程如下:

1、2月考X 5、6月申请入学:採计X+P,X採计最多四科,而P所占比例不可低于50% 7月考Y 8月分发入学:採计X+Y+术科*,共採计三到五科。

(*注:根据资料无法得知术科考试何时,也不知道5、6月的申请入学有没有採计术科)

的确,乍看之下出发点都很好,但不知不觉就会长成台湾特有的形状了。首先,目前打算把P1「栏位化」:建置一个类似国中升高中的表格,设几个栏位选项并注明得分数来评定一位学生的P1分数,其中栏位选项可能包含「学生奖惩纪录」「干部/社团」「评量成绩」「竞赛证明」等等(说「可能」是因为尚未有定案公诸于世)。只不过,这样栏位化不是更单一面向去审视一位学生了吗?更荒谬的是,会将原本的开放性自传改为栏位化的P1,某种程度上是为了方便大学端筛选学生,因为现行体制下往往申请大学学生的备审资料自传会大相逕庭,进而无法比较其优劣与适当度。所以若栏位化,每一位申请者则大家能比较的东西就一样了。

然而想请问一下,对于透过同等学历申请的人们及自学生(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学生),有所谓的「奖惩纪录」「缺况纪录」「干部/社团」等等这些「一般高中生限定」的东西吗?另外,对于一位离开高中许久的人,假设他在40几岁时想去读大学充实自己,那请问在民国110年后,他们也要想办法弄出自己高中时期的那些资料吗?说是为了方便比较、让人人平等,那请问不同年代、不同届的人要如何摆在一起比较?公平吗?

Y的部分是让大学端採计一到两科,但是每个校系採计的那「一两科」不尽相同。现行体制下大学端在学测成绩筛选上的条件就已是各式各样的了,那在新的体制下,这种参差是不是很有可能会延续呢?学生会愿意赌一把的单考那一两科吗?而对于兴趣广泛的学生、或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念什幺的人,是否会变得每一科都要考?而对于社会组及自然组的科系分类又是什幺?到底各校系对于X的採计是哪些?且学校在课程的提供充足吗?会不会最后还是大杂烩的乾脆大家通通都修?

另外我们不知道的是,究竟考招连动是否有同步到技职体系制度的更新。到底技职院校在考招连动中有没有需要强制更改执行XYP形式?就算有,那是跟高中/一般大学一样的XYP吗?还是高职/科大有自己的XYP?

而十二年国教总纲(即是107课纲总纲)里面提到的「基本学科和加深加广」,跟现行高职的统测不符合。因为12年国教,高教以下通通归国教署了,技职司变得无法执行它的技职转型,导致统测势必要改,甚至可能因此废掉。所以说如果考招连动所牵涉的是所有学校,包括影响一般大学/科大/高中/高职,那幺这个新的制度对于非一般高中生公平吗?

这个新式学测X尽是考那些一般高中的东西,然而高职生学的内容并不完全一样。首先,高职课纲并没有地科一科,此外,物理、化学、生物于高职是三选至少二教即是(各校自己决定);历史、地理、公民于高职也是三选至少二教即是(一样是各校自己决定)。

虽然在107课纲的技术性高中有写到「加深加广」的指标,可是实际上以现行课纲来说,这些指标到高职二年级就会全部结束了,基本上你高职念什幺科系,大学就会继续念同样领域的科系。而且技职的专业考科等于限制未来你得念什幺,讲白一点,技职一开始学的根本就是普通高中特定单元领域的加深加广科目,例如基本电学、机械力学算是物理的一部份、化工原理就是化学更深的,但是更实务等等。

其实少子化根本不应该成为高教的问题,为什幺我们会设定大学的入学年龄就是应届高三生呢?政府口口声声想要推广的回流教育推到哪里去了?如果说开放大学入学门槛,会不会鼓励回流呢?让大学新生不再只是应届高三生,则少子化还会是高教的问题吗?

16岁的学生对大人思维的质疑:考招如何能「适性扬才」?
让大学新生不再只是应届高三生,则少子化还会是高教的问题吗?

或许你会说,不,成绩才是最公平的,而透过学力测验可以知道一位学生在该领域的知识程度。但我想询问一个问题,从小到大接受台湾体制内教育的人基本上都是「考完就忘」,不是吗?如果不是,那台湾现在不就应该都是到处都样样精通的人才?事实上,台湾还是处在「考完就忘」的世界里,透过考试去习得的知识没办法天长地久。这是事实,毕竟整个教育根本都出状况了,只剩下教育部犹在沾沾自喜。

当没办法天长地久的「考试知识」,只沦为曾经拥有,则请问学力测验的成绩真的代表了考生在该领域的知识拥有程度吗?如果已经不再具有真实的代表性了,那幺一味地注重成绩代表什幺?

将于110年实行的新考招,更是变态到要看X成绩、Y成绩及P成绩,这三者包含了你的大考成绩及在校成绩。这不就逼得一位高中学生必须不分昼夜、无法鬆懈的读书、读书再读书吗?奇妙的是,教育部也希望学生準备「科举」之余,可以花更多心力在「自己有兴趣的领域」上,并做一些作品,拥有丰硕成果;希望学生不要只会读书,还要发展长才,使自己用力的发光发热呢。

说实在的,如果大学入学申请者是没有受学校教育荼毒、持有高中同等学历的人或体制外学生(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学生),应该还比较有办法在进大学前真真实实的在自己有兴趣的领域钻研,毕竟没有那些「假知识」,那些「考试知识」的羁绊,要伸展长才还比较有办法。只不过现行制度下,进入台湾的大学的确是对于这些或许有真实力或工作经历的人不友善,而教育部依旧漠视这些人的需要。

如果要让非高三应届的人进入大学,那就真的不能再把一大堆的门槛条件设为一般高中生限定了啊。如果你就是打从心里设定入学新生为应届高三,则回流教育是怎幺样都推不成的。

不是说考试就是万恶,只是当考试的内容已经很虚伪了,执行这样子的考招制度有意义吗?例如从国中升高中的超额比序项目可以看到,在校园内诞生出一堆没有实质意义的干部给学生当来得分,并且学校也开始製造一堆神奇的劳务给学生做,说是可以因此得到志工时数,而学生也真因为如此而拿到志工时数。在写作方面,学校不断教导学生写冠冕堂皇的谎言及好听的废话,只因为唯有如此才可以拿高分。究竟这种八股文残害了多少学生?而真的将这些好听的道理付诸于生活的人又有多少?大人们真的有将嘴巴说的道理付诸行动吗?

真的时常,看不懂大人到底在干嘛。一再的鬼扯,一再的限缩可能性,一再的抹煞了每一个人的独特性,一再的挑起家庭纷争,一再地让高中学生生活更可怜,一再地为了让自己所架构出的「不可能的任务」变的可能而乱搞一些东西。

请问齐头式的平等是真平等吗?为什幺台湾教育老爱搞齐头式的平等然后自欺欺人,觉得「大家一样好,一样公平」啊?在一个只在意表面的国家里,处处充斥着伪装与虚伪,而人们却总是深信不疑。

当教育本身就不诚实了,要怎幺教育学生不说谎?

可叹可悲,台湾的教育正深深畸形着并持续沉沦。

参考资料

大学考招改良方案(招联会新闻稿) 大学考招新方案 新型学测採计5选4(中央通讯社) 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教育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