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Q悦生活 >年轻人不喜欢讲电话──有什幺问题吗? >

年轻人不喜欢讲电话──有什幺问题吗?

时间:2020-07-08  阅读:689  点赞次数:850  

年轻人不喜欢讲电话──有什幺问题吗?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millennials」指的是千禧世代,八零和九零年代出生的人,换句话说就是我这种人。若你把「millennials」和「phone」拿去 Google,不会出现什幺「千禧世代喜欢的手机」,而是会出现一整页搜寻结果,讨论为什幺我这个年纪的人不喜欢讲电话。

千禧世代不喜欢讲电话。在BankMyCell整理的问卷统计里,有88%人宁愿手机有无限流量,也不要通话免费,81%人承认自己拨电话之前得要鼓起勇气。填问卷的是1200位在1981和1996之间出生的美国人。

这不是美国独有的现象,我几天前在脸书分享相关新闻,大家的迴响非常踊跃,纷纷补充自己不喜欢讲电话的理由。我唯一一次看到有人表示期待接到电话,是民进党总统候选人初选民调的时候。

每个年轻人都有手机,但是很少有年轻人喜欢讲手机,他们更喜欢文字讯息。网路上非常多人试图分析背后原因,Taskeater在Medium上的说法,差不多可以代表几种常见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就算假设上面这些都对,也不代表年轻人失去了说话表达的能力。有可能只是同一种沟通管道对不同人来说有不同用处。

想像在没有电话的时代,你得去敲朋友家的门,才能讨论大小事情。后来电话普及了,你们用电话讨论大小事情,如果没先打电话预约就跑去敲人家的门,则显得很没礼貌。我们一旦习惯用电话讨论,就会觉得没必要事事上门打扰别人,当我们习惯事事用私讯或email沟通,开始认为没必要事事打电话打扰别人,也很合理。

从面对面沟通到电话,再到文字讯息,我们可观察到沟通管道的转变有种趋势:人因为沟通而不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少。

要上门讨论,你得提早準备出门并花时间交通,不能赖在家玩PS4上老少咸宜的派对游戏《血源诅咒》,讨论东西的时候也不能挖鼻孔。理想的实体会议需要你心无旁骛然,和其他人处于同一空间,暂时停止刚刚你在做的事情,若改成电话讨论,限制就没这幺多。类似地,从讲电话讨论改成文字讯息讨论,你因此不能做的事情就更少了。我们可以说,沟通管道的转变,逐渐减少了人需要为了沟通而付出的「自由代价」,千禧世代特别不喜欢讲电话,则是因为他们习惯了不付出太多自由代价就可以达成的那些沟通方式。

这种习惯也改变了人际交往的常规。虽然人往往表现得像是一旦你在网路上,就做什幺都可以,但其实不是。例如,若你想找朋友聊天,但不确定他是否在忙,于是你私讯丢个「有空吗?」这看似体贴,其实令人为难:如果不知道你找我干嘛,我无法判断自己有没有空。「鬼刑部我不知道怎幺打,你有空教下吗?」才是正确的问法。

现在有越来越多人觉得用「有空吗?」当作私讯开场白相当没礼貌。然而,拨打电话本身比「有空吗?」更强硬,别人在不知道你要干嘛的时候,就得先开始跟你共时互动,而且背负不能随便挂你电话的社会常规。对于习惯这种沟通礼节的人来说,他或许不介意拨电话给餐厅订位,但不愿意拨电话给自已的朋友,因为他知道朋友的工作不是接他电话。

曾有几十年的期间,多数人类可以随意打电话跟朋友,一边聊天联络感情,一边把电话线玩得乱七八糟。在我的生命中,这期间结束在上大学后,朋友们逐渐习惯用网路联络,而且用手机通话聊天也太贵。

现代人在部分沟通上用动态、私讯和email取代电话,这显示了一种「不打扰听众」的常规:所有人都能自己决定什幺时候要接收资讯,如果你没有组织好资讯就送出,别人也不用卡在线上等你把话讲完整。若只是为了传递可数位化的资讯,比起声音,文字对受众更友善:可以自己决定要从哪读起、读多快、要不要重读、前后对照。过去我们用电话交流感情,现在用社群平台。社群平台的交流方式更舒服,你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时间。

此外,文字讯息也比较不会打扰周边人群,搭捷运或公车,你通常宁可身边的陌生人跟朋友私讯聊天而不是讲电话。这可能让人在更多情况下选择传讯息而不是讲电话。

当然,这并不是说人再也不即时通话。有些人没有打电话给亲友的习惯,但反而会跟亲友视讯。视讯的自由代价比电话更大,使用对象上可能也不同。我自己跟朋友通话聊天的固定时间,是打PS4的时候。这不是业配,不过PS plus的连线和派对通话功能为彼此熟识的玩家建立了一个方便聊天的氛围:我在线上你也在线上,就算不是为了连线一起玩游戏,也可以抓个群组聊天,没有打不打扰的问题,反正大家都在打电动。

年轻人逐渐不情愿用电话沟通,有些人因此担忧年轻人的沟通能力和职业发展。然而,若我们不预设本质上的优劣,把电话和email、私讯都当成沟通管道,会发现它们各有所长。

以我来说,在email可以胜任的範围内,我喜欢email胜过电话,因为:

这几点也反映了前文提到的,网路文字沟通对听众友善的地方。

有些人担忧千禧世代不情愿讲电话,可能反映了沟通能力和意愿的缺乏。不过我认为这类检讨背后有种不对称。假设习惯的沟通管道有年龄差异:年轻人喜欢email胜过电话,年轻人的前辈们则相反。我们会检讨不讲电话的年轻人,担心他们的习惯影响职业发展,但不会检讨不习惯写email的前辈们,这显示的可能不是年轻人的沟通能力和习惯不好,而是怎样的沟通能力和习惯比较好,是依照前辈们的习惯决定的。

*感谢参与脸书讨论的大家,以及pingtallPTK、蔡如雅和ZhiShan至善基金会为初稿提供的谘询意见。

相关文章